这里要按,不然没有买菜钱!

2010年6月10日星期四

吓死人!

我坐在房间,听到外面传来学生伊哇鬼叫的声音,心里就觉得好笑。就不过是进入人扮的鬼屋,就吓成这样,年轻人,哎,就是这样,什么都乱叫一通。
我被他们一会儿哇,一会儿妈呀的,吵得看不下书,索性半躺闭上双眼休息。带学生出来,就是睡不好,累个半死,但是想到这样的活动可以让学生学到课堂以外的许多人生经验,虽然是年年说累,不办了,可是,往往拒绝不了学生渴望的双眼,年年都办。
我才合上双眼,两位学生推开我的门,一脸惊慌,我以为他们摸错鬼屋,才想吐出舌头吓他们,其中一位口齿不清地说:“老师,玻璃破了!那个玻璃破了!”我吓人不成,反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
“什么玻璃?”
“那个大大片的玻璃破了,你快点来看! ”
我听了,心想不妙,打破玻璃,要赔多少钱哪?二话不说,我马上下楼去看,只见sliding door的玻璃碎成一地,学生脸青唇白地站在一旁,有两个学生在捡玻璃片,我马上叫他们站到一旁,然后问:做么会打破?”
“Farah撞破的!”
什么?这个答案的惊吓度足于让我吓餐死。“Farah在那里?”
“在外面,老师,快点去看!”
我赤脚走到外面,看到我的同事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女生,不断地用纸巾为他们擦干额头上的血,红红的纸巾丢了一地,一位别校的女生不断地哭,Farah闭着双眼,没有表情,我看到这样,更是恐慌,难不成昏了?我拍拍他的脸颊,尽量用比较平稳的语调问他:“Farah, anda ok tak?"她张开双眼,点点头,我才算安心一些,可是一低头,我看到地上一大滩的血,吓得险些站不稳,怎么办?我们都人生地不熟,又没有车。我一直告诉自己冷静冷静,然后想到打电话给度假屋的主人,我的同事说已经打了,但是对方还没到,我再打,对方的太太接电话,说已经出门来我们这边了。过后,我想到要打电话给家长,同事看着我,脸色为难,但是我说一定要马上通知。他就打了电话,Farah的妈妈听说伤到要进医院,马上哭了起来。后来,屋主来到,马上载我们到当地的县医院。到了医院Farah双手发冷,他握着我的手说:“cikgu, saya takut, tak mau jahit." 我只好安慰他,万事有我在,不怕。天晓得,我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吓个半死。
医生检查后,给他们照x-ray,过后说没大碍,但是要缝针。我们才放心一些。我们半夜十二点到医院,一切处理好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Farah 从头到尾都没有哭,不懂是不是吓傻了。他缝了多少针我不知道,只知道前后用了40分钟左右才缝好。反而另一位伤势较轻的哭得呼天抢地。过后,我们再打电话给家长,让他们安心。
三点多,我回到度假屋,那几位负责活动的宝贝哭得双眼红肿,他们慰问了Farah后,看到我,就问:“老师,你怎么办?会不会被校长骂?他们说可能你会被告,还会被调职,怎么办?”我听了他们可笑又窝心的答案,笑笑说:“校长这样疼我,不会骂我的,放心,睡觉去。”
第二天,我去看Farah的伤势,她静静地坐着。我问他:“你会不会怪我们把你吓成这样?”他摇摇头,说是自己不够冷静,也没有跟从指示,才会闯下大祸。我向他道歉,也乘机告诉他,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冷静。他受伤到现在,忍受了那么重的痛都没有哭,听我道歉,就泪流满面,说:“cikgu, tak payah minta maaf, bukan salah cikgu."这回,轮到我湿了双眼。
过后,我对所有学员说明事情的始末,乘机教导他们危机处理与团队精神。一位学员告诉我,昨天,我们送伤者到医院时,所有的马来学员开始祈祷,印度同学就围成一圈,也在祈祷,华裔基督教徒也祷告,其他的就静静坐着。我听了,很感动。关于团结,关于关爱,本来就在孩子的心中,不是道德教育课本教的,也不需什么口号!
我后来打电话给校长报备,校长什么也没说,只是叫我不必担心,万事有她,听他这样说,我突然好想哭。他果然很疼我!
事后检讨,我发现自己也太不冷静,惊慌得穿着睡衣就跳上车,什么也没拿。
这件事把我们吓剩半条命,但是却让我们学得更多。我多次带学生出门都没事,这次真的是吓死我!幸好学生没事,校长和家长都明白事理,不然,我可能也有机会上头条了!
感恩,度假屋的主人,陪我们一夜未眠,维修玻璃门后,还给我们打折。人间,处处都有温情的,不是吗?

18 条评论:

安哥爵 说...

爱,在大家的心中.因为同心因为单纯,才觉得同理心的可贵.这一撞,大家都学到了东西.

走过岁月 说...

幸好是皮外伤,不然真的会吓死人的。

名师安娣 说...

安哥:单纯,大家都不会分肤色,只是长大后,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不公平,就不知道是否还会这样了。
岁月:皮外伤都吓剩半条命,如果更多,我会倒地!

Jessyca 说...

名师临危不乱,果然是名师!校长也很STEADY哦~

验光师 说...

老师,你也要去补一补身了!
幸亏大家都没事!

名师安娣 说...

jessyca: 我当时很乱,乱到穿睡衣去医院,想到都paixie.
验光师:我还好,回来睡了一大轮,精神饱满!

蓝色郁金香 说...

老师吃一粒青壳丸就没事了。

H@rry 说...

幸好没有事情!名师加油!

August Yang 说...

幸好有惊无险!学生们很合作,相信他们一定从中学到很多的人生经验。

yuskey 说...

一滩血!~还真吓人
老师,不用paiseh啦!我还觉得你很伟大呢!

hong eng 说...

呼!我也是下午才从学生激励营回来。我从头到尾都跟着他们活动,怕。。。。还好,一切平安。孩子也很开心。谢谢你的介绍。
这就是为人师表的默默付出吧?!

s.Yee 说...

哇,不分种族一起祈祷很感动,而且他们担心老师的举动很贴心可爱哦...还好那位受伤的同学没事,而且也没把责任推在名师身上!

lee 说...

还好缝针后就没事,看到你写一滩血,被吓倒一下下...

lee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desperatefellow 说...

遇到明理的家长和上司真的是值得庆幸的

名师安娣 说...

郁金香:常常被吓,都是要买几粒放家里。
Harry: 你要用功,考试要到了,不然到时吓到脸青青的是你!哈哈哈!
august: 希望他们经一事长一智!

名师安娣 说...

yuskey: 医院晚上很多人的,看到我穿睡衣,paixie的!
hong eng: 虽然累,还是觉得值得,对吗?
s.yee:这就是我甘为孺子牛的原因!

名师安娣 说...

lee: 这样就怕哦?在现场不是要昏了?
desperate fellow: 我运气不坏,出道至今,还没遇过太过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