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要按,不然没有买菜钱!

2011年10月30日星期日

亲戚

木头是福州人,可是他只会福建话,不会福州话。
我发现福州人很认亲。因为,我有一次陪家公去实兆远喝喜酒,住在一个老安娣的家,老安娣很热情,叽里呱啦的和家公讲福州话,当然,我一句也听没有!她还捉了一只大肥鸡杀了煮红酒面线招待我们,那是我至今为止吃过最好吃的红酒面线。老安娣还送了两张百搭布的被单给我,我收藏到现在。很是感恩。
我看老安娣对我们热情,就以为她是木头家的什么长辈,后来才知道他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因为是同姓的福州人,所以大家就这样当作一家人了!
家公的亲戚很乱,这个叫叔叔那个叫婶婶,我也不知道有亲没有亲,叫就是了。
我记得 以前念大学时,住在17区。有一天木头跟我说他的爸爸叫他去白沙罗找一个叔叔。我们就去了。我们见了人,就堂哥叔叔的叫。后来堂哥的孩子要学华文,我还当了他的家教两年。那两年,每个礼拜两天,都有司机驾着骂死你来我租房的地方载我去他家教补习,补习后吃了晚餐,才回去。还好以前的人不八卦,不然还以为我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们来往了十多年,才知道,原来,那个叔叔和家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个堂哥,和我家木头只是同一个宗的“兄弟”而已!哈哈!幸好以前的人比较单纯,不然,人家住在豪宅,看到我们两个穷鬼,不放狗咬我们才怪!
我的家公时不时会跟我说,他们有很多亲戚在泰国,泰国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听人说而已。有一次,家公拿了护照,去了实兆远,说要坐堂哥(又是堂哥?)的德士去泰国找亲戚,后来因为堂哥有事,才没有去。
5年前,家公回了一趟中国乡下,带回了他们家的族谱,把我们列入了族谱,所以我家宝贝是以族谱命名的,我只记得我的孙是品字辈,我以后可以叫他品冠,然后我的孙的孩子是德字辈,接下来的,我不知道了。
家公回了一趟乡下,更不得了,我家木头突然多了很多亲戚在香港。家公说,这些是真正的亲戚,同一个阿公的。可是我们没有见过面。
那天,木头出差香港,家公就快快打电话给香港的亲戚,亲戚也很热情,一直尝试联络木头,后来联络上了,带了木头吃了两餐好的,还买了一大堆香港特产的饼干给木头带回来。据香港的堂姐说,他们的妈妈要从乡下过来香港,看看木头,可惜木头已经要回来了。
前天,木头的表姐(不懂是不是同姓罢了?)来探望家公,他们说,我们在清迈很多亲戚,有空要带家公去找他们。我听了,吓一跳,清迈又有很多?然后他们越说越高兴,我发现,原来木头家的“亲戚”真得很不少,听他们说,连林梧桐和雷贤雄(前马婆金融老板)都是他们的亲戚,哇哇哇!做么不早早讲?好让我们快点“相认”,以后去云顶就可以包吃包住了!
不过,这些有米亲戚,我们都不敢去相认,免得人家查DNA, 才发现,原来大家又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被人家拿扫把乓出去就丢脸了!
cindy老师是实兆远的人,如果是福州人,不懂是不是木头的亲戚?哈哈! 

19 条评论:

苦妈 说...

够力咯!木头的亲戚这么多,以后摆喜酒,把全部亲戚请来,妳只是点头微笑打招呼都相当累咯!我还是考虑一下要不要跟妳做亲家.....

妳应该去查一下,豆浆可能也是木头的亲戚。咔咔咔!

vivian 说...

悄悄告诉你,我还是搞不清夫家的一些姨妈姑姐。。哈哈哈

bLuRbLuR 说...

我们家也是这样子的。。。

desperatefellow 说...

虽说没血缘关系,可是同姓三分亲嘛,很就很久以前,你们可是来自同一处根源哦

WL 说...

哈哈哈…… 果然很热情。

这个族谱的东西,真的不错。

我父亲就是我们这里的“德”字辈。要不要给你参考他们名字一下,然后你的曾孙名字就搞定了?哈哈哈……

我这一辈开始就没跟了。我父亲自己发明“万”字辈。

哈哈哈……

名师安娣 说...

苦妈:木头的亲戚都很有米,红包会包很大,你确定不和我做亲家?你不后悔?
vivian: 就是啦,尤其是语言不通的!很难弄清楚!

名师安娣 说...

苦妈:豆浆也是福州人?也是实兆远的?可能有亲有亲!!4 ?迟点我和他相认!
blur2: 你一定也blur2吧?
desperatefellow: 他们的热情就来自这里。但是我看福州人才会这样,讲讲下话就说是亲戚,别的籍贯好像没有这样厉害。
万立:令尊师德字辈,会不会和我家木头也有关系,是我的玄孙那辈的,说不定,我们也是亲戚哦!

yuskey 说...

好好哦~~我没这个福分了。遇到困难时,还要踩你一脚><.
幸好当时熬过来了。结果现在还比我们差,不过我们还是拔刀相助帮了他们。现在还没还我们的钱。
嘘。。。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哦~~哈哈

说...

我兒子的名字也是跟族譜起的,可是我並不喜歡。
因為我夫家都不像你們家對‘親戚’那麼熱情。

193 说...

品冠的孩子可能是德华。。。。
我也是不会福州话的福州人!难道木头跟豆浆都是我的亲人??哇!!高兴叻!!

我家有米,每次吃完一包就买个5kg的回来pun!我需要验血吗??

还有哦!福州人真的很照顾自己人的!!他们的财力大多都很雄的!不过不会讲福州话的就败了一点。。^^"

薰衣草夫人 说...

老人家总喜欢认哎呀亲戚,那个谁谁的姑婆的表姐的妹夫的小叔的阿姨仔的家婆家公,天呀,乱成一团的关系,我宁愿当他们是朋友。

名师安娣 说...

yuskey: 你运气不好哦。不过亲戚多,记得好的亲戚,忘了坏的!
莉:我觉得福州人真是很不一样!

名师安娣 说...

193: 谢谢你提醒我,我会叫我的玄孙德华了,你的辈分是什么?搞不好也是亲戚。我也觉得,如果我家木头会讲福州话,会不会有米一点?你家的米够吃了,我们可以相认吗?
夫人:就是咯,我可不管那么多,老人家说什么就叫什么,礼多人不怪!

Shmily 说...

哇, 四海之内皆亲戚也!^^

路人㊣ 说...

我來認親認戚的~
以前我的女朋友是實兆遠福州人...
我會說兩三句福州話,有空我來找你去”卡溜“!

名师安娣 说...

shmily: 对,就是这样。
路人:你还记住以前的女朋友,你得路嫂会吃醋的,你还是不认好,嘻嘻!

cindy 说...

哈哈,名师认亲认到实兆远来了?我有可能也是他的亲戚耶!

(以后去Langkawi什么的,可不可预我一份?^^)

实兆远的福州人大多数是有lui人,路旁的油棕园和胶园都有可能是他们的呢!

cindy 说...

你什么时候来【卡溜】,记得通知一声,看看我有没有空陪你【卡溜】。

我现在不住实兆远,我住在实在远!

名师安娣 说...

cindy: 可是我家木头是第十个的福州人,bolui, 哈哈!有机会,会去找你的,你要带我们去卡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