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要按,不然没有买菜钱!

2014年2月12日星期三

我的学生是老大

我常常和问题学生打交道,有些问题学生毕业了,就变好了。有些呢,没有意外的继续往黑道前进。
黑道的兄弟一向比较有义气。他们虽在道上,可是知道谁曾经对他好,有事相求,很少拒绝。
我有几个捞偏 的学生,一个是我的干儿子。他干的偏门不是很坏,就是网络赌搏, 没有杀人放火,不做毒品鸡档,也算是偏门中的好人?!干儿子对我很好,过年过节一定登门拜访。他说: 这是礼貌。
他说话大大声,@#¥%&*)))*&……是他的口头禅,对着我,有时候会忘记,吐出一两句问候我的爹娘,基本,还算有礼貌。每一次见面,他就问我: 有人欺负你吗?有的话,跟我讲,我打到他没有大牙!
你说,我敢告诉他我的死拍档欺负我吗?哈哈!
前些时候,受人所托,孩子误入党派,要退,需要附上一笔9000多的退党费, 妈妈很是烦恼。其实学生在外面的事, 我可以不管,和黑道打交道,搞不好,屋子都给他烧了。可是,我说不管,心里又放不下,忍不住,找来探子打听一番,弄出眉目,再找来当事人,查出幕后老大。很巧,这个老大是我的宝贝之一,和我的交情匪浅。知道他成为老大,我的心很难过。可是,他在校就有老大的特质,出身黑道,想要漂白,谈何容易?
我战战惊惊的给他打了个电话,要退党的宝贝就在眼前,露出不可置信又害怕的眼神,许是担心身份暴露,会挨打吧?
我开门见山,幸好老大心里还算有我。他听了,二话不说,马上答应。我sudah diberi petis, mahukan peha, 马上要求他把我所有入党的宝贝都放了,他安静了一会儿说: 只要他们提出,都可以。但是如果他们没有提出,他可不能够这样。
也对,人家行有行规,我也不能太过分吧?
为了给坏宝贝下马威,我当着他们的脸说: 如果我校的学生逃课什么的,你看到,帮我教训他们一下!
眼前的坏宝贝听了,吓得吐吐舌头。
哎呀,我的老大宝贝当然知道我是说来吓人的,在电话那头笑得咯咯响。
他走上老爸的后尘,一样捞上赌。 我说: 毒品鸡档你不要动,很缺德的。
他说: 这两样, 我们这个党不干,老师放心!
放心?怎样放心?上得山多终遇虎,开赌也是严重的罪行啊!
我还有一个印老大的宝贝,他做的偏门比较暴力,就是跟地盘老板收保护费,谁不给就不可以开工。 当初我家开工时,建筑商也面对威胁。我打电话给他,说那间是我的家哦,你可以手下留情,帮我看看吗?他说:噢噢噢噢,我知道了。所以我家开工到完工,都没有人来卡槽。
有了老大当靠山,那些坏宝贝看到我都不敢放肆,可是,我当辅导,号称名师,教出这样的老大,真是惭愧,而且,还时不时要求助他们帮我以黑制暴,羞愧啊!

24 条评论:

精彩的人生 说...

以后我碰到勒索什么的,要名师帮我了。

蓝色郁金香 说...

幸好我没得罪过你,不过如果我有困难不懂可以找你帮忙吗?少少的kopi钱我还可以付得起的。

shirley 说...

可这招比较见效!

苦妈 说...

原来妳家附近酱多黑道人物的。妳不用给我地址了。就算拿到妳家地址,我也不敢去妳家!!!

Nat 说...

Wah,wah,wah....u really boleh lo. Black n white also got link.

名师安娣 说...

人生:我的势力在这里吧了!

名师安娣 说...

如果你在我的地头应该没问题。kopi钱不是应该给马达的咩?

名师安娣 说...

Shirley: 可悲啊!
苦妈: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给你地址了吧!他们喜欢打样衰的人,你很危险。


名师安娣 说...

Nat, bolehland sure boleh lah

ruyi 说...

你的宝贝里头有没有去了白道,做警察的。。有的话, 你可是黑白两都都吃得开!

Hello 吉蒂 说...

可以考慮寫成劇本?

路人㊣ 说...

老師好,老師早上好,吃早餐了嗎?
咳咳,老師有黑幫老大做靠山,以後要多多關照小弟啊!

WL 说...

本来这个世界不能全白的,你的宝贝也黑中有白,你就白中有黑,ok的

名师安娣 说...

如意:有一个当兵,还没有出马打。他们都说马打是坏人,不做马打。
吉蒂:我怕人家讲我影射什么捉我去问话。

名师安娣 说...

师傅:我还没有吃早餐,你打包干捞面加咖喱鸡给我吃。
万立:在破裂国,不黑白混很难过日子。不过我还是希望宝贝是白的

说...

我不鼓励黑道,但白道里的黑心人更使人防不胜防。

艺宁 说...

如果说桃李满天下,
那黑白皆有之也好。

薰衣草夫人 说...

原来名师背后也这样有势力,请问这叫"教母"吗?

Cindy Q 说...

酱紫我也要好好与学校里的老大gap friend,以后有他们罩住,可安全~~

名师安娣 说...

翠 : 对,那种事阴险小人。
艺宁:我没办法漂白他们,你不认为我有点失败吗?

名师安娣 说...

夫人: 你说呢?教母这个称号有点黑!
Cindy : 天呀,我好像鼓吹老师和黑道打交道!

Han 说...

這個世界本來就需要黑白兩道才會平衡。

你的寶貝 毒品鸡档 不沾,是值得你‘驕傲’的。

不過你也很贊,懂得行規,不至於給自己帶來麻煩。

Han 说...

話說我以前中學的紀律老師,黑道也是很給臉他的。

後來我才知道他親生哥哥是當時的警隊 CID 全國老大。。。黑白兩道都吃得開呀。。
哈哈

名师安娣 说...

han: 我没把学生教好,你还赞我?我看现在的老师,没有cid的哥哥姐姐,还是不要搞纪律,不然分分钟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