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要按,不然没有买菜钱!

2013年9月9日星期一

考试的气氛!

恒恒过两天要考 UPSR了。话说他为了这个考试吃了不少苦头。
每一天都是做不完的功课,星期六礼拜都在写功课。接近考试,每个月都有预考,套他的说法:考到显!
昨天礼拜,他下午才写完功课,就开始看电视。木头难得空闲,他空闲就会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顺心,很多complain的。
傍晚,他说: 喂, 你叫你的儿子去温习一下,他过两天要考试了。
我左手叉腰,右手捉着锅铲,正要开始可怕的煎鱼行动。
我没好气的应他: 他写完功课了啊,平时我们都是这样过的啦,做么要温习?
木头欲言又止,然后忍不住说: 要会考了,不可以和平时一样,要他温习一下,不然以后会考都是这样不放心思就惨!
我瞪他一眼,说: 你不会叫哦, 做么要我叫?我很不得空你懂吗?
木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 教育孩子是你的责任啊,当然你去叫。
死鬼,幸好他不是说: 那个是你的儿子,当然你去叫!
我煎好鱼,看到恒恒很快乐的看电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恒,爸爸叫你去温习一下哦, 要考试了。
恒恒眼不离电视,无所谓的说:做么? 我写完功课了。
我有点心虚,说: 我知道,爸爸说你要考UPSR了,还是温习一下比较好。我特别强调UPSR四个字。
恒恒说: 我考了很多次预考,都是这样的,写完功课就可以了。
唉,都怪我平时慈母多败儿,每次看他写功课几个小时,就从来不叫他温习。他也习惯了写完功课就代表温习了。现在突然要他温习,他当然不习惯。
我想,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想到万一出了什么“ 意外” ,木头说我教导无方不是砸了我的名师招牌?
我吞吞口水,再次游说: 这个考试有点不一样,你温习一下,至少会考得好一点,那么你的陈老师也会高兴一点的。
我出动老师,因为他最怕老师不高兴。
他说: 等一下。
我就继续煮饭。
煮好饭,我看到恒恒在书房捧着一本书温习,松了一口气,总算对木头有交代了。
木头走过看到,也很欣慰。不过,要吃晚餐了。我说:恒恒,不要读了,吃晚餐了!
哈哈。
餐桌上,木头说: 恒, 你要考试了,东西准备好了吗?
恒说: 不是明天考,后天考,明天才准备。
木头很严肃的说: 要提早准备,不然临时不够文具怎么办?
恒很淡定的说: 这么早准备,明天去学校弄不见了更糟糕,我明天才准备。
我和远远没眼看,顾着吃饭。
本来我们以为考试都一样的,没想到,原来木头还是认为有点不一样的。今天回去,我要制造一点考试的气氛才可以。
所以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家都会处于考试的绷紧状态,你们不要乱来打扰我,嘿嘿!

18 条评论:

验光师 说...

打扰了, 我下个星期才来坐坐了!
不敢再说加油了, 油价都起价了!

说...

小小聲:
我不吵你們,祝你的恒恒考試順利。
我講完了,現在要回家了。

路人㊣ 说...

早安,趁恒恒上學了來大大聲坐坐。。。

Nat 说...

All the best........

Onghappyfamilies 说...

哈哈。。。你的木头十足像我的老公。。。

祝恒恒考场得意!

shirley 说...

早安!来看看吧了!bye!

苦妈 说...

木头原来酱严肃的啊?

名师,趁木头还没有发现,我帮妳把那个嘎嘎叫叫的师傅拖走。。。。

名师安娣 说...

验光师:我发现我很难抄起考试的气氛咧!
莉:是咯,讲话也要小小声的是吗,我知道,我悔恨小声地叫恒恒起床考试的了。
师傅:你小声一点,苦妈要拖走你了。

名师安娣 说...

nat: 谢谢你。他会努力的。
快乐家庭:是不是家里的男人都像木头才会快乐的?
shirley: 有点八卦咯你,哈哈!
苦妈:快点拖走师傅,等下木头不给我上网就惨!

苦妈 说...

下午五点多,名师妳今天不用煎鱼吗?竟然在这里回复留言哦?@@

我是傻佬 说...

UPSR加油!我也很担心着我那班学生。XD

193 说...

我也觉得做了功课还要温习的话会很累。。。。今天的恒恒会不会是4年后的小幺啊?孩子那么定。。。是好事吧?

名师安娣 说...

苦妈:我今天煮一锅熟的粥,嘿嘿!煎鱼很辛苦,要给油飚到,要抹地,麻烦,久久煎一次!
傻佬:做讲自己傻?不好的,你的学生都是傻子了!
193:小幺是谁?很厉害的吗?可能我都没给他压力,考试考什么都不会怎么讲他,他做好本分就功德圆满了。因为让他明白读书是自己的责任,满意就好,所以他也不怎么觉得UPSR很重要还是怎样的。看得开也是好事来的,哈哈!

我是贝比 说...

恒恒轻松代表准备充足啊.
祝恒恒考试成功,顺利

名师安娣 说...

贝比: 今天考完了,他说考完回来要烧书,所以我要准备柴火廖。

shirley 说...

yes!今天考完了,我们可以来捣乱了!\(^o^)/~

说...

恒恒看来胸有成竹呢,肯定有好成绩咯。

名师安娣 说...

shirley: 哈哈,有带爆竹来放吗?
翠:他是这样的,考完了就算了,成绩怎样他不怎么在意。如果好,他高兴一下,不好,他不高兴也是一下。 很看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