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要按,不然没有买菜钱!

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好学生

前几日办了个营会。这次的对象和以往不同,许多是我不很熟悉但却是校方公认的好学生,当然也包括了许多我很熟悉,学校却当成坏孩子的宝贝。
营会前一天,传来韩国沉船惨剧,之前的mh370,造成这次带营的我很不安,也有家长临时不让孩子参加。出发当天,传来卡巴星不幸意外身亡,更是让许多人担心我的远行。
营会在朴实的林明举办。我们安全抵达就投入活动。我时时注意的是那三十位问题宝贝,对于那十多位的特优生倒是很放心。
没想到才第一晚,所谓的特优生就给我一个考验。买了度假屋的酒就举杯共饮。事情曝光,特优生不见悔意,一副喝酒罢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嘴脸。
当天下午有场关于生命教育的讲座,我把事情说给讲师听,他是我的老朋友,他巧妙地把喝酒错误的价值观放入讲座。结尾,我说出自己的失望,认为学生利用了我对他们的信任,这是最让我失望的事。
讲座结束,坏宝贝不打自招,承认他们也买了酒喝,特优生只有一个突然来道歉。
营会的分享环节,我再次说出营员的犯错将导致我们从此不可能再获得校方信任办营会,领头的特优生终于道歉。当时,我是很欣慰的,觉得孺子可教。
没想到,当晚,特优生就在房间集赌。其他的宝贝倒是很听话 不再吵闹睡觉去。
有人劝特优生别做坏事,让老师生气了, 特优生说,老师是说不可以喝酒,没说不可以赌博,马上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办了多次营会,每一次带的都是问题宝贝,不然就是我很熟悉的辅导员,从来没遇过这样的事,没想到,第一次带特优生出门,就被狠狠的搞了一单又一单。
我以为容易带的特优生,原来,在乖巧的背面,比问题学生更问题,只是他们因为有灵活的头脑,懂得开脱而已。
这次的经验告诉我,要信就信笨笨的坏宝贝,特优生,千万别相信他们的好貌好样!

12 条评论:

Onghappyfamily 说...

名师,我才想写一篇贴文来跟大家分享孩子的体验!话说女儿参加MSSM国际象棋比赛,跟我分享一段故事。第一号参赛者,是位特优学生,在比赛期间,晚上深夜不睡,叫了几位”kaki赌博!老师知道后,警告她。结果,她为了气老师,事发隔天不参赛,留着酒店里,弄到全队的分数受影响。(这是去年的比赛)

今年,她又参赛,老师还让她领队,让我想不通!如果我是那位老师,我会给她纪律处分,今年不能参赛才对呀!难道成绩比品行重要吗??!这位学生很有脸,很高傲,像整体队员少她一位不行!唉!无言!

丝丝 说...

老生常谈,学校(知识)教育,家庭(品德)教育却一不可。

michelle tee 说...

名师, 现在的学生真坏, 那像我们以前乖巧多了。

Ulat 说...

其实所谓放牛班的坏学生,有多少是真正心眼里坏的?
我不是教育工作者不能够评论校方给学生放上的标签,但是接触那么多的学生(我课余时间到好几间中学教操步、管理、急救等等),其中心机重、处处惹事的大部分学生来自精英班那些所谓calon pelajar cemerlang,反而放牛班的学生虽然捣蛋却在需要严肃、认真进行活动的时候给予合作。
最近发生的是某名牌学校来自精英班的领队因为last minute才做事情,表格在deadline当天才派出去(之前有1个月时间去派+收),过了deadline担心成交的表格会被主办当局退回来竟然威逼低年纪,第一年参与的AJK特地乘bus到市中心去交表格还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结果在校内那个无辜的F1生就这样被列如黑名单+排挤。
在这过分追求分数的教育制度里,其实说到低大家都是失败者。

路人㊣ 说...

我有很多壞同學,現在是都大老闆了,而我是傳說中的好學生,現在確是失敗的老人家...5555

名师安娣 说...

快乐家庭,如果孩子改过,机会是应该可以给他的,但是如果他没有悔意,老师为了怕输而重用他,未免忘了人文教育,这也是许多老师目前的做法,绩效的光环下,忘记最重要的人文教育,可悲。

名师安娣 说...

丝丝,家教怎样都比知识教育重要,这是我的认知。
Michelle,我可是望尘莫及啊!

名师安娣 说...

Ulat,如果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应该让组员知道的,让他们去评定该承担责任的是谁。可怜的带罪羔羊!
师傅,你是老板还是落魄老人?哈哈!

我是贝比 说...

特优生只是在成绩上特优, 表面上很听话, 要讨好老师,得到肯定。

坏学生虽然读书麻麻地,在学校过分活泼,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比特优生更有义气。

丝丝 说...

我常听到家长对孩子说:你什么都别忙,忙你的课业就行了!这就是问题。

名师安娣 说...

贝比,所以我喜欢后进生多一点,我的宝贝说我的品味很有问题!
丝丝,没错,父母的读书至上观念,让孩子严重的缺乏辨别是非对错的能力和个人修养。

Ulat 说...

问题出在校方的处理态度和导师坚持让底年纪的委员背黑锅以免他们眼中那pelajar cemerlang可以光宗耀祖。身为外来教官可以反映和反对他们处理方式,但改变不了人类那虚荣的心态。教育,何为教育?反觉得越是名牌学校就越曲折教育的宗旨。。后来我联络上那底年纪委员的母亲让她知道,也因为当坏人月尾就被请离开了